首頁 > 官方網站 > 新聞 > 獨家

【記者幫辦】四年前的交通事故 如今被起訴

來源:河北廣播電視臺冀時客戶端

責編:冀小幫

時間:2021-09-04 10:23:22

冀時客戶端報道(河北交通廣播記者 王乾)交通事故責任劃分中有一種是同等責任,發生同等責任的事故后,是不是雙方各修各的車就可以了呢?如果兩邊的損失金額相差較大的時候,損失小的一方是不是要對損失大的一方進行賠償呢?聽眾陳先生最近突然因為四年前的一起事故被起訴,原因就跟賠償有關。

2017年1月,陳先生的司機駕駛一輛藍牌貨車在邯鄲市叢臺區與一輛橫穿馬路的小轎車發生交通事故,陳先生的車頭撞到了對方的車門。

陳先生按正常來說他應該是全責,但是當時交警說你損失小,你們雙方都有責任,然后就判了一個同等責任。雙方保險公司的理賠員都在現場,然后就說你們回去誰修誰車,這樣大家都同意了。

當時交警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判定雙方承擔事故的同等責任。雙方也口頭達成協議,各修各的車。因為陳先生的車損失較輕,所以事后他撤銷了自己的保險報案,選擇了自己維修。而對方車損較重,理賠超過了一萬元。

陳先生我這就是保險杠上面撞了個坑,我也沒有用保險,直接自己把它拆下來砸了一下,好了以后我又裝上去了。對方的保險公司回去以后,那不是2017年1月17號的事故嗎?他(保險公司)到2018年8月11號才賠對方的款,中間他們雙方也扯皮了很長一段時間。

陳先生說他并不知道對方車主和對方的保險公司為什么耽擱了那么長時間,但是時隔將近四年后,對方的保險公司把車主陳先生和當時開車的司機,以及陳先生的保險公司都告上了法庭。

陳先生起訴我的駕駛員、車主和我的保險公司,理由就是按認定書上是同等責任,需要我承擔費用。我說當時現場已經一次結清了,就是誰修誰車,他說他的理賠員離職了,他不知道。

對方保險公司遞交到法院的民事起訴書中提到,對方車輛維修加施救費一共損失11805元,保險公司已經全額賠付對方車主,并拿到了車主簽署的權益轉讓書?,F向法院起訴行使追償權,要求陳先生一方按照同等責任的劃分,賠償事故損失的一半。

陳先生不理解,明明當時已經說清了,事后也沒有接到過對方車主或者保險公司的任何消息,怎么突然之間對方的保險公司就出爾反爾了呢?幾經周折,記者聯系到了對方保險公司負責此事的工作人員宋先生:

保險公司宋先生他說當時我們現場跟你們車主都說清了,誰也不賠誰,但是認定書上只認定了責任,沒有說他們怎么調解的。各修各車,嚴格上說是交強險限額內各修各車,再細點就是說不超兩千各修各車,所有的保險公司都認。我不知道當時他們現場怎么協商的,但是那么協商是不對的。各修各車僅限交強險限額內,只要不是一方全責,各修各車保險公司都認,超過交強險的部分就要劃具體的責任,主次、同等,商業險就要分呀。

就這位宋先生的說法,記者向邯鄲交警支隊事故處進行了咨詢。

邯鄲交警支隊事故處同等責任判定事故損失的話,如果兩個都是機動車,打個比方,一方的損失是五千,一方是一萬,那一萬的這一方有五千塊錢需要對方來承擔,那五千的這一方就有兩千五由對方來承擔。不是說同等責任就是我的損失我自己負,對方的損失對方自己負,除非他們自己有約定,就是損失自負。那這種情況下,比如車損大的這一方,保險公司不管這個,保險公司應該只賠付一半,那剩下的一般損失就得自己承擔。

邯鄲交警支隊事故處和保險公司宋先生的說法一致,即使雙方司機當時在現場達成了損失自負的口頭協議,保險公司也并不認可。況且時隔多年,現在陳先生拿不出任何證據能證明當時雙方協商的結果。

那對方的保險公司為什么隔了這么久才來向陳先生索賠呢?宋先生表示,從拿到對方車主權益轉讓書到現在,他們一直嘗試聯系陳先生一方,但始終聯系不上。從2018年9月11日期計算,到今年9月11日就超出訴訟時效了,所以不得以才訴諸法律。

保險公司宋先生我們本來不想走法院,本來想跟他和解,但是再不起訴就超時了,有個索賠時效,我們就在最后期限內走的立案。并不是說到最后了,好幾年了想起來了才找他要,其實一直在找。但是當時車主這個司機在認定書上留的電話也打不通。聯系方式手機是停機,去村里找,找不到人,最后就起訴到法院。因為你有責任,該賠我們賠我們,我們車是走的代位。我們該賠你車損賠你車損,這本來就是相互的,因為有責任肯定要擔負起賠償責任啊。

宋先生說,起訴前他們通過一些渠道也聯系上了陳先生一方,本想協商解決,但是陳先生并不認可。

保險公司宋先生我們總損失是一萬多一點,我們車損就按一萬來說吧,對方交強險承擔我們兩千,還剩八千,他有商業險,商業險承擔四千,現在他沒有商業險,所以需要他個人承擔四千。但現在是一萬多一點,所以車主承擔四千多一點。然后我們該賠他,他不是修車少于兩千嗎?我們該賠你,我可以從這個向你追的賠款里面扣出來。他這個司機同意,但是實際車主就不太同意。

宋先生猜測,可能是因為車輛沒有投保商業險,需要陳先生自己承擔四千多元的賠償,所以他不想配合。但同時宋先生也表示,該承擔的責任還是要承擔,他們也會通過法律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保險公司宋先生我們其實就是為了找到他人談談,但是找不到人沒法談,現在是找到人了,人家不跟你談。立案了,談好了可以撤,這個不要緊,撤不撤主動權在我們這,但是談不談在他那。他要談,我們就可以撤。